VoyagerⅠ@六月再会❤

✨於✨
署名ID=Butterry

“要成为温柔的人。”

头像感谢:七罪
[谢谢愿意看着我的你。]

[澄於]轻放的暧昧

我是天边的一朵烟花 我爆照,我疯魔,我给月总爆灯

归去:

Chapter 1
“淅阳你好了吗,收一收一起去吃个饭吧。”於刚想推开礼堂门的手因为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而收了回来,就在这顿了的短短几面,里面钢琴轰鸣。朋友大大咧咧的,似乎没有注意到,一下把门推开。夕阳的光景,橘黄色的斜阳顺着礼堂的走道一路撒到舞台上,钢琴前的人金发灿似正午阳光。黎澄瞥了一眼他们,目光回到了琴键上。站在台下的季让和於的朋友倒是认识,聊了几句就知道他们也是想用礼堂舞台来练习的。黎澄截掉了曲子后半截,提前收手站起来,手上拿着谱子,看向於说我们也差不多了,你们用吧。
直到黎澄和季让走到门口,於和他朋友也还没进礼堂。黎澄蹙眉,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於才像刚反应过来一样侧身让路。季让走在前面,黎澄经过时声音带笑,
“眼睛很特别。”

Chapter 2
后来黎澄是不是在礼堂遇到於,有时候季让没去,於的朋友也不在,两人间就没有那么尴尬,会聊上几句。於知道了这人是商院研一的学生,撇开这个,还是个俄罗斯人。因为修了俄文,有时候故意和他说几句俄文,最后发现,果然真正俄罗斯人跟自己那些半吊子的同学不一样啊。两人都是因为元旦时学校举办的表演,被院系推荐来的,於看得出来黎澄其实对此很头痛,但教授的推荐总不好驳了面子,只好多来练练免得出错。
於其实很喜欢黎澄坐在钢琴前的剪影,头低垂着,额发挡住了那双莹蓝的眼眸。还有那双手,在黑白琴键上跳跃,钢琴连带着封闭的礼堂里琴声轰鸣。有时候於会拿着吉他坐在台沿,酷酷的即兴一首,回头就能对上黎澄在笑。一只脚踏在舞台上,半侧身看坐在琴椅上的黎澄,眉眼都不收敛笑意。有次季让在讲电话刚进礼堂,看到两人这样,啧啧了两声转身就走了。

Chapter 3
元旦很快就要到了,意味着期末也快来了。黎澄开始三天两头往图书馆跑,打算早点把论文写了,大部分时间一个宿舍的都会一起去。图书馆开始出现扎堆写论文的学生们,於有时候远远看到,黎澄一直看着电脑,时不时翻翻手边的参考书,他总是会犹豫一下,然后转身选择不打招呼。
两人很少见面啦。
於会去翻朋友圈,看看一个人大致的兴趣是什么。黎澄就如他本人,十分没劲。季让的朋友圈倒是现充的很,於翻翻看看,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是一张照片,黎澄的照片。
是偷拍的吧,在市中心的酒吧街外,黎澄站在黄光的路灯下,金发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灿烂多了几分暖色,侧头不知道看着什么出神。於手指停了一下,还是默默存了下来,心里安慰自己只是挺喜欢这张照片的感觉,跟人没什么关系。季让看起来就是人缘非常好的人,所以朋友圈里照片的人也都很不一样,往前翻翻,有时候也能翻到有黎澄的,不过好像很多时候都是不小心拍的剪影。
元旦很快就到了,商院的节目很前面,外语系的偏后,不过这个节目安排於不清楚,在宿舍里半躺着打ps4想着晚点再去。等到接到同学电话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了那边熟悉的钢琴的声音,於愣了一下,问现在是谁表演,同学看了一眼,回答商研的黎澄,可多女孩子为他坐在前排了。於拍了下额头,说行吧我现在过去了。边翻着衣柜边懊恼着,虽然看了那么多次,但最想看的就是他正式表演的样子啊,结果被游戏给耽误了。不过听那边如雷的掌声,应该没出岔子吧,毕竟他是个做事能做到完美的人啊。
於拎上吉他就往外跑,搞不好还能见到呢,他心想。黎澄走到后台,拉松了领带,宿舍下铺就过来说诶诶快点回去了,论文要大改。黎澄啊了一声,问为什么。室友说美股收盘跌停,但问题是整个汇率市场被美元影响整个下挫,哎呀先回去我们建个模才知道具体的。黎澄把领带拿在手上,衬衫上面扣子解了两个,就往外走。他们走的校园的主干道,是回研究生宿舍最近的路,而於从宿舍去礼堂急匆匆的自然是挑的小路。等於喘着气跑进后台,别说黎澄了,商院的学生走了小半部分,问了问才知道商院的事,於擦掉额角的汗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
真是没默契,他这么想着。

Chapter 4
元旦之后没多久就放了寒假,虽然寒假一般比较短,但对大学生来说假期本就很长,於在上海多待了一会,一开始还好还住在宿舍,后来有天宿舍门被敲响,他才被告知要封校学生不能留宿,於坐在床上开始思考自己买了那么晚的票回家那这段时间该何去何从。他靠着抱枕笔记本放在腿上,在校园网上发了个帖子问有没有校友愿意一起合租一个房子一段时间。他发完帖子就合上电脑套上外套打算出去吃个饭,等他回来一看手机才发现季让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他没接到,抽了几张纸巾擦着鼻子回拨给季让,边打边想季让怎么知道他电话。才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於打了个招呼,问学长你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找我。那头传来季让带笑的声音:“我看到你在校园网上的帖子啦,有人要跟你合租了吗?”於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单手打开电脑扫了几眼,回答:“嗯……没有,这我就很苦恼了。”季让捂着话筒对那边说了几句话於听得不太真切,然后季让问了句:“黎澄他租的房子还有个空房间,你要不要搬过去和他住就好……?你们也认识不会很尴尬,也不用你交房租什么的。你可以想想啊我就是关心你一下而已……”“如果可以的话那好啊……”於打断了季让,他自己也很吃惊,只是单纯听到黎澄的名字就这么沉不住气连别人在说话都忍不住打断,於抚着额头暗自扼腕,季让像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样打趣他说道这么等不及啊,那就今晚搬过来好了啊,我等等把地址发给你,你快点啊带点衣服就行。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几秒之后发来了地址,下面还贴心的附上了黎澄的手机号码。
於看着那串数字愣了,虽然两人早就加了微信,但电话号倒是现在才有。把号码存进通讯录,在照片那里,他下意识去找之前在季让朋友圈里看到的那张设给了黎澄。看着屏幕里黎澄的剪影,於确实不敢相信就这样要和黎澄生活在一起一段时间。
日日夜夜,朝朝暮暮。

Chapter 5
黎澄斜倚在门框边,看於手脚利落的把箱子里的衣服全部叠好放进几十分钟前他刚擦过的衣柜,然后把箱子合上推到房间的角落,前前后后花了十几分钟罢了。他抬头看了眼从他开始收拾就站在那里的黎澄,嘴角漾开了笑容,问:“学长,我们等下能去一趟超市吗,我得去买点日用品,牙刷牙膏沐浴露什么的。”黎澄站直了身子,往洗手间走,边走边说:“别叫学长了,有点奇怪,就叫名字吧。那些不用买了,每次买这些都是三支一个包装的,之前买了还有,你拿去用吧放着也是放着而已。洗发水沐浴露你如果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就用淋浴间里的也可以,我有时候住在学校,这些也该时不时用一下。”於挑眉,这人倒是都想好了。
听说这个房子只是黎澄为了方便租的,为了离学校近,即使租金奇高也在市中心租了这样一套房子,住这里生活机能好又离地铁站近还不用他付房租,倒是占了大便宜。
直到两人面面相觑思考晚上要吃什么最后叫了外卖搬了板凳坐在茶几前,黎澄才悠悠开口:“虽然我不常住在这里,但我知道不远有大超市,生鲜蔬果都能买到。”於听出了他的意思,佯装镇定咽下了含在嘴里的汤,嗯了一声。黎澄继续说:“我们也不能天天吃外卖,你看……能不能以后麻烦你煮个晚餐?”他铺垫半天果然是要我煮饭,於内心默默吐槽,果然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可以试试吧,但不可以保证质量啊,先说好了。”黎澄瞥了他一眼,勾了嘴角,於看着他侧脸刚想说你笑什么,就听他低低的笑说好我拭目以待。
心脏猛然跳了一下,心中的小鹿活了20年撞了一下心房。

Chapter 6
黎澄推着购物车跟在於后面,看於挑挑选选,一副熟练的样子。回到家黎澄坐在沙发上看专业书琢磨着下学期该写什么课题才好,刚刚有点思路就隐隐约约感到不妙的苗头。往厨房边走边想不应该啊他在超市不是还看起来胸有成竹的吗,总不能是装作镇定吧?
确实如此。於半哭丧着脸回头对黎澄说,所以我刚刚说要买一点白饭和配菜你又不让,这下好了没饭吃了吧。黎澄呆在厨房门口,他倒是忘了,於也是一直住在宿舍,就算原本是会的现在也要重拾一下技能,更何况看了眼锅里的光景,估计本来也就不太行……黎澄叹了口气,笑得无奈回道行吧那我们出去吃。
原以为多了一个人也是一起出去吃饭不会有什么改变,结果隔了两天黎澄下午出去了一趟,回家开门迎面飘来一股番茄鸡蛋的味道,他挑眉,抬脚往厨房走,正好遇上往外端青菜的於,回头看餐桌,虽然只是番茄炒鸡蛋,但他闻到的味道让他下意识觉得应该不会难吃。
然而事与愿违。黎澄混着饭把鸡蛋咽下去,发现对面的於也是怪怪的表情,於对上他的视线,摸了摸鼻子,边尴尬笑着边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吧……看了冰箱里还有鸡蛋就想着试试这个号称全中国人都会做的菜。黎澄本来还忍着,结果听到於的话没忍住就笑出了声,说没关系你要是愿意试就试,记得早上跟我说声让我别回来吃饭就行,於也笑,装作恼羞成怒的样子,伸长手作势往黎澄头上招呼过去,黎澄下意识伸手拦住握住了於的手腕,於的手指也将将碰到黎澄发梢,两人指尖不同的触感却同时有了不太妥当的感觉,黎澄松手於也就顺势坐了回去。两人无言了一会,刚好开着的电视在播两人都会看的节目,就重新打破安静聊起节目来。
虽然两个人同住一屋檐下,於的睡觉时间不太准,黎澄虽然有时也晚睡但大部分都是因为课业,於就不是,他手指细长,在键盘上操作时跳跃的漂亮的不亚于黎澄弹琴时候的手指,单单打游戏他有时就玩到一两点,隔天直到中午才起床,有时候走到客厅黎澄会抬头和他打个招呼,有时起来看看冰箱上会有黎澄留的纸条也就无事。於买菜的时候总会给黎澄发个短信说本少爷今天有兴致煮个饭你今天别回来了啊,边打字边拿了两人份的青菜。黎澄如果在忙就简单回个“你敢,等我回去。”,如果他有点闲心,就会回个电话,嘴上说着看到短信了你别煮我的了怕被你毒死,另一边小声让季让把车钥匙递过来他要回家吃饭了。於听着憋笑说我在家等你吃饭啊,然后一把挂掉电话。
低声细语,笑笑闹闹。

Chapter 7
年底了於的同学大多都赶着回了家,黎澄的同学都是研一的学长,有些是本地人,有些就是单纯爱玩在上海留的很晚。刚开始他们约去酒吧黎澄都拒绝了,在黎澄要回俄罗斯前一天又接到了邀约,本来还是一口拒绝了,后来想想於人缘看起来挺好,跟他们应该也合得来就带上於开车去了市中心的酒吧。於上了大学多多少少也泡过吧,只是在没来过的场子总是要内敛一点他就慢了半步走在黎澄后面。黎澄边往里走边把袖口解开挽到手肘上,酒吧里时不时扫过的聚光灯衬的黎澄侧脸忽明忽暗,棱角分明。於瞥了一眼,收回了目光。
黎澄带着於刚走近,坐在圆桌周围他的同学就开始起哄,黎总今天怎么赏光来了,平时不是雷打不动拒绝的吗。黎澄让人腾了个位置,抬手让waiter上了一杯烈酒,忽视了起哄给他们介绍了坐在自己旁边显得有点拘谨的於,“外文系大一的学弟,於。这些是我跟季让同学,他们都挺好相处的。”一群人大笑,附和道,有人说倒是第一次看黎澄和外班的走得这么近,有人说幸苦於忍受黎澄这么无聊的人了。见他们说说笑笑好相处,於接过waiter端来的酒喝了一口,笑容坦荡,也很会聊天,这样子的学弟有谁不喜欢。倒是黎澄坐在一边手里空空的,他叫的酒被拿在於手里,三两口灯光下鎏金色的酒液尽数滚入於的喉咙。季让指尖挂着车钥匙走进来,见到黎澄身边的於有点惊讶,看了他喝酒的架势就更是讶异。凑到黎澄旁边,季让笑嘻嘻的,“诶你们什么情况,他看起来很能喝啊?这酒度数那么高,我也不见你这么喝的。”黎澄笑了笑没回答。
在於跟他们一起喝掉一瓶度数不高的香槟之后黎澄拦了下,酒吧向来是夜未眠的,越玩越吵闹,他在於耳边说话有些大声:“你喝多了,别喝了我带你回去吧。”於挥开他的手,呼吸间带有些许酒气,回答:“我没有喝多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你,我可喜欢你了,虽然认识没有很久,但就是你了好吧……”黎澄愣了,侧头想问清楚,於就又抓着他的手扶着额头说好像是有点晕,黎澄我们回去吧。黎澄无奈,站起身顺便把於拉起来,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说要先回去了,大家也喝得多说下次一定要再带学弟来,黎澄一边随口应和着一边拽着於往外走。
虽然於嘴上说没醉,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黎澄拉开副驾的门把他塞进去关上车门才长吐了一口气。上海的风很烈,虽然在城市里,但夜深了还是吹的人头疼。黎澄没怎么喝酒,就想着自己开车带於回去,站在路边吹会风醒酒。於倚在副驾上,睁眼朦胧,看到了车窗外的黎澄绰约的身影,就像他曾经在季让朋友圈看到的照片一样,一眼动心的感觉。
黎澄开车算稳,於也没觉得怎么头晕就又被黎澄从车里拽了出来,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拖鞋从鞋架上被丢下的声音,关门的声音,却唯独没有开灯的声音。人被丢在床上,黎澄解了几个扣子,抬脚往浴室走,还没迈出一步手腕就被拽住。黎澄回头,黑暗里於的眼眸还是映出了一点光亮,黎澄以为他不太舒服就蹲下凑了过去,於借了点力手搭上了他脖颈,黎澄下意识退了退就听到於喝了酒后有些哑的嗓音:“黎澄,你听我说,我现在可清醒啦。虽然认识才一段时间,可是真的挺喜欢你的,你信我,真的。”黎澄皱眉,按住於的肩膀把他塞回被子里,看他不依不挠还有要起来继续说的样子,拉近了两人距离,话说的轻又无奈:“知道了知道了,你睡一会吧。”犹豫了一下,伸手摸了於软软的额发。

Chapter 8
隔天黎澄一大清早的飞机回了俄罗斯,於捂着痛的要命的头走到客厅时看到了贴在冰箱上颜色晃眼的便利贴,撕下来一看,是黎澄临出门前有些潦草的字,说是冰箱里放了鲜奶和三明治让於凑合着吃了,中午记得吃点清淡的什么的。於低下头笑出了声,昨晚真心表白约莫着还是被当成醉后的胡言乱语吧。
坐在沙发上想来想去还是拖出了箱子开始收拾东西,本来一开始没带什么东西,才住了不过一个月,东西就多到装不下。多出来的衣服主要是拉黎澄去买衣服的时候没忍住手痒买的,还有几件潮牌,也是逛着逛着就走进去了,说着打折诶这样的话两人试了好几件最后抉择不下就买了一样的。
塞了老半天最后不得不承认装不下了,就想着算了先放着吧以后有个借口可以来……他的家。
是了,他的家。
上网看了地铁路线,发现从这里没有直达到高铁站的,只好给通讯录前几位的季让打了个电话问他能不能来接一下,季让答应的爽快,来的也快。於刚坐上车就把钥匙给了季让,让他转交给黎澄。季让瞥了他一眼,问了句你们闹矛盾了吗。於沉默,其实他本来不是这样小心眼的人,也不觉得告白被拒绝就当不了朋友。只是因为黎澄…因为黎澄吧。季让切了一声,把钥匙丢会给於,说我才不淌你们这浑水呢,你等他回来自己给他吧。於撇嘴,但坐在别人车上又不好说什么。
当天晚上他刚下高铁就接到了黎澄打来的国际电话,大抵就是问问他怎么样觉不觉得难受,没有提到钥匙的事,於心想着季让估计没和黎澄说就也把这事先咽了下去。
在上海消磨了一个月之后剩下的寒假也不算长了,三天两头两人会打个电话,虽然只是寥寥几句,就连过年的时候黎澄也打了个电话来和於说了声新年快乐。於有些莫名其妙,觉得黎澄既然不接受他,还这么好干嘛。
於提早了几天在开学前回了上海,陆陆续续有人回去学校宿舍自然而然也就开了,於搬回了宿舍又过上了每天躺在床上高高兴兴打psp的日子,自由但有散漫,在台灯下逆光看自己的手才想到一个多月前还是会做饭的,还会弹吉他。
在他抱着吉他坐在学校大舞台沿上唱了好几首歌周围围了一圈圈人之后,他远远的看到金色的头发莹蓝色的眼眸,衣袂翻飞,走近却放慢了脚步,握着手机站在外围看他。於最后扫弦结尾,把吉他放回盒子里,周围的人鼓完掌也都各自散了,黎澄从台阶走上台,坐在於旁边,奶白色的裤子一下子就沾染上了灰尘他也不甚在意。黎澄问於怎么了,怎么回宿舍了。於看着远处,嗓音浅浅淡淡的,没什么啊,我其实有点好奇,你既然不接受我的表白,寒假的时候还那么殷勤做什么。黎澄有一会没回话,於转头对上了黎澄莫名其妙的眼神,黎澄看着於,说:“我真以为你是喝醉了说胡话的。好吧就算哪天是我太迟钝了,一个寒假之后你还这样觉得我就很怀疑我们之间是谁比较迟钝了。你认识我也有段时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几乎天天给人打电话嘘寒问暖的人吗,我挺喜欢你的,我以为这些感情你都能领悟到结果你没有啊……更何况要是不喜欢你一开始那些饭我哪咽得下去……”后面一句黎澄嘟囔着说,前面的话已经让於愣住了,后一句於气笑了,黎澄看他这样,牵住了於放在大腿上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碰了一下,拎起於的吉他就跳下舞台,回头跟於说走啦回去了,我饿了。
走啦,我们回家。
因为还太年轻,所以就连暧昧,都要轻轻拿起,缓缓放下。

FIN
2018.1.21 3:45pm

评论 ( 1 )
热度 ( 6 )
  1. VoyagerⅠ@六月再会❤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天边的一朵烟花 我爆照,我疯魔,我给月总爆灯

© VoyagerⅠ@六月再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