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agerⅠ@六月再会❤

✨於✨
署名ID=Butterry

“要成为温柔的人。”

头像感谢:七罪
[谢谢愿意看着我的你。]

【顾白】01。得了吧小傻蛋

ヾ(●´∇`●)ノ

晚起:

【顾白】『您好吸血鬼』[1-1]01


顾之x白简(原创)
*快穿。雷慎入


正文。


        顾之睁开眼,入眼的光线稍微有些奇怪,像是开启了夜视功能,墨绿里掺着惨白,有腥甜的味道窜入鼻腔,耳边布料摩挲的声音清晰可闻。
        他微略支起上半身,面上不动声色,脑中却是快速发问,“系统?”
        “在的!”c740很积极的回答它的宿主,“请您稍等,马上为您传输相关人物及任务信息!”顾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突然涌入脑中的信息震了一下,虽然不懂这是什么原理,但这系统无疑已经掌握了远远比原来所处维度高级得多的获取信息的方式,他尝试着问了下,“你们传输信息采用的是什么原理?”
        系统:“……您真奇怪,与我相处了这么几十分钟对于我的智商在什么水准您心里没有点数吗?”
        顾之:……不好意思,是我失策了。
        在来到他的第一个任务世界之前,系统已经在中转站里为他科普了任务的基本完成原则——虽然与他而言没有多大用处,但系统敬业的态度让他很满意。
        世界线一号是以中世纪开始流传到现在成为城市怪谈一部分的吸血鬼杂谈为背景的半架空世界。他在这个世界建立的身份档案是欧史血族亲王,之一。
        在他思考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移动了。他的老管家因听到主人卧室中衣料摩擦的声音正踱步走来。岁月的沉淀让这位老人能够在面对任何事物时都保持一颗波澜不惊的心——哪怕他的主人已经沉睡了将近一个世纪。
        管家礼貌的敲响了房门,顾之打个响指示意他进来。大概是种族的缘故,他身体各方面的敏锐程度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管家进来,走到衣柜前为他挑选好了衣物,恭敬的递到他面前。
        沉睡过久,所以顾之的肢体有些僵硬,他捡起来脑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闲来无事学的贵族礼仪,尽量以标准的优雅姿态穿戴管家递上来的衣物。
        “请问您接下来是要做些什么呢?”管家安德问他,语调还保留了一个世纪以前绅士们刻意追求的优雅低醇。
        顾之对他很满意,但这具身体原本的人设信息阻碍了他表达自己的情感。他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他问了,“统啊,我随意更改这个人物本身的信息会造成什么后果?”系统好像在吃薯片,咔嚓了两声才回答他,“没什么后果的,这就像病毒入侵了一台电脑,不用顾及到电脑主人的想法,但是您还是需要顾及到周边人的情绪的,我打个比方,例如您入侵了黑道老大的代码,但套进去的不是这个人设,您是很有可能被手下反了滴。”他俩在脑子里交流,外面其实也就过去了一瞬,顾之有了主意,开始淡定冷漠的开口操人设,“我自有安排,安德。”说着他就翻身下了床,随手理了把头发,方才胸口的扣子也没怎么系,还大大咧咧的敞了两颗开到胸口。
        走到门口,他犹豫的侧了侧头,对仍然弯腰候送他的老管家轻声说了句,“……这一百年,你辛苦了。”语调仍然是冰冷冷的没有起伏,说完也是立刻走人,但他身后的管家却是惊讶的抬起了头,眼尾的皱纹忽的因为他的笑容变得密集。
        顾之出了房门的那一刻彻底吸收并且处理好了系统传过来的信息。原身也算是个人物,有头有脸有地位,走的是放荡不羁特立独行的路子。
        但顾之不是很喜欢他。他觉得原身有点中二,有点傻白没有甜。活得太高调,架子也端得高,冷冰冰的不理人,完全活的那叫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得罪了不少人还不以为然……这点倒是洒脱,给了顾之一个欣赏他的理由。但按原身这记忆来看,那近百年的沉睡是被他人陷害的,自己要是不来,指不定要继续睡多久。
        顾之边下楼边熟悉环境,管家在他身后开始招呼堡中剩余的仆人恢复城堡正常运作。系统这时候开口了,“您先熟悉熟悉,第一个世界我们是有优惠待遇政策的,任务将于一天后发布,您先浪着嘞。”
        顾之挺好奇,“们?任务不是你发布的吗?”
        系统说它哪儿能啊,它就是个任务的搬运工,打工仔,没那么大权利。
        顾之:“你还有上司?”
        系统好像挺骄傲的,“是呀!我们是有组织有系统的正经儿企业,管我这部门的老大是xxx591074,业绩可高了,本来叫w74,后来boss专门赐了个号码给它,隔壁的恋爱系统部门都把我老大当男神崇拜,整天叫着转行,把对面喜欢恋老大的虐虐更健康的老大气死了呢。”
        顾之:……看不出来你还挺……耳听四路眼观八方的。
        系统:想不到吧。
        聊着就出了堡。
        城堡的四周是山林,顾之倒是没有急着下山去镇里逛,虽然阳光从枝叶间隙里投过来的时候他身上并没有散发出烧焦的蛋白质味,但以防万一,他慢慢逛到太阳下山才踏到镇上,期间还交了几个朋友——狼狗——们。
        ……这里的姑娘都挺热情。在顾之躲过第四个异性的亲吻时这么想。
        其实也不怪姑娘们。他现在披的皮囊本身就挺好看,保留他原样的基础上压了下眼窝,漂了个银发,店铺里暖橙的光柔和了他的脸部轮廓,看起来就很……风流。
        顾之不堪其扰的逛了一圈,买了个骨笛也就回去了——结果躺到床上才想起来夜晚才是属于他的活动时间。
        他没太在意的翻身坐起,光脚几步到桌前,拿出纸和笔发出嗦嗦的声响。
        管家敲门进来想本询问他是否需要饮品,却没出声。直到顾之疑惑的转头问他是否有什么事。
        “您是在思念着谁吗?”管家得到允许后恭敬的问他。
        “为什么这么问?”顾之挺好奇的。
        “……因为您的表情看起来很深情。”管家回答。
        顾之哈哈笑了两声让管家退下,自己也翻到床上等待明天下午才会到来的那什么破任务文案。
        有微风吹过那张被笔压住的纸张,上面一片空白。


TbC
   

评论
热度 ( 3 )
  1. VoyagerⅠ@六月再会❤晚起 转载了此文字
    ヾ(●´∇`●)ノ

© VoyagerⅠ@六月再会❤ | Powered by LOFTER